首页 > 指导性案例

原告罗背扎白与被告徐新建劳务合同纠纷案

2020-06-12 17:46:03

原告罗背扎白与被告徐新建劳务合同纠纷案

 

【关键词】

农民工、管理费、劳务费

【裁判要旨】

本案中原被告双方签订了合同,原告已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了义务,现因被告住址不详,无法联系,导致双方不能按照合同约定方式计算原告的劳务费,故根据合同上被告书写的保底金额判定被告向原告支付劳务费。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以合同履行义务原则]: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

第一百零九条[金钱债务的违约责任]:当事人一方未支付价款或者报酬的,对方可以要求其支付价款或者报酬。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 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案件索引】

一审:勐腊县人民法院(2017)云2823民初409号

 

【基本案情】

原告罗背扎白诉称:原、被告于2016年5月10日在勐腊县勐捧镇签订了《香蕉种植合同》,明确了双方的权利义务,约定总工钱为45000元。原告按照合同条款履行了合同义务,被告已向原告支付工钱20000元,虽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仍剩余25000元工钱未向原告支付。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依法具状起诉。要求:1、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劳务费25000元(贰万伍仟元整);2、判令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徐新建未答辩。

法院经审理查明:罗背扎白(乙方)与徐新建(甲方)于2016年5月10日签订《香蕉种植合同》,合同约定罗背扎白在2016年5月10日至2017年6月10日期间为徐新建管理香蕉,合同第五项约定“甲方按香蕉售出除净重提成支付乙方管理费,具体管理办法是0.35元/公斤提取管理费”,合同还约定了其他权利义务,合同条款末尾处由徐新建手写“保底45000元”,并捺印确认。罗背扎白管理期间,徐新建共向罗背扎白预支费用20000元。现因徐新建对剩余的劳务费25000元未按约定履行给付义务,且现徐新建住址不详,无法取得联系,故罗背扎白诉至勐腊县人民法院。

【裁判结果】

勐腊县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29日作出(2017)云2823民初409号民事判决:被告徐新建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向原告罗背扎白支付劳务费25000元。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原、被告签订的《香蕉种植合同》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对各方当事人均有法律效力,各方当事人应恪守合同内容。原告按照合同的约定履行了帮被告管理香蕉的义务,故被告应按合同约定向原告支付劳务费。虽合同第五项约定“甲方按香蕉售出除净重提成支付乙方管理费,具体管理办法是0.35元/公斤提取管理费”,但由于香蕉收成出售后被告便离开并住址不详,原告无法联系到被告,双方并未进行结算,导致不能按照合同约定方式计算劳务费,该不利后果应由被告承担。故原告按照合同条款最后由被告书写“保底4500元”,要求被告按45000元保底工资扣减被告已经支付的20000元后向其支付剩余的25000元劳务费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

【案例注解】

本案为以一方当事人提供劳务为合同标的,在履行合同过程中,因劳务费发生的劳务合同纠纷。勐腊县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县份,也是毗邻老挝国的边境县城。在这里有26个少数民族聚居,有大量的外来人员涌入,人员结构复杂多样。因地域环境因素,近年来勐腊县人民法院辖区范围内多有种植香蕉、甘蔗等经济作物,经营此类经济作物的人员多为外来人员,而其多聘用农民工为其管理。因农民工法律意识较为单薄,文化程度不高,且多数人对老板的身份信息不了解,致使老板携款出走后,工钱无路可寻。对于此类案件,多采取法院至公安机关查询义务人身份信息以保障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在审理过程中,审判为主法治教育为辅,提高农民工的法律维权意识。我们在庆幸农民工群体懂得运用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的同时,也叹息他们没有事先的预见性,致使权益遭受损害。由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不签订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履行不规范,部分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在薪酬等方面多为口头约定,缺少书面材料,导致权利义务不明确。一旦发生纠纷,劳动者很难就自身权益举证。因此,在审理案件之外,要宣广泛传,强化服务。

 

【一审合议庭人员】承办法官 张敏、人民陪审员 郑霞、杨丽媛

【编写人】勐腊县人民法院 周亚梅

联系电话:0691-8123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