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指导性案例

未成年人饮酒后因物件损害造成死亡的责任划分

2020-06-12 17:46:41

未成年人饮酒后因物件损害造成死亡的责任划分

--冯华忠、彭慧芝诉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黄涛、张正荣、杨文生命权纠纷一案

【关键词】

监护、共同饮酒、安全保障义务

【裁判要旨】

父母对未成年子女具有监护义务,未尽到监护职责的父母对未成年子女造成的损害后果要承担相应责任。

一般来说,饮酒人对饮酒后造成的自身损害后果要承担主要责任。共同饮酒人是否要对共同饮酒后饮酒人产生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责任,应综合共同饮酒人是否有劝酒行为、酒后是否尽到安全保障义务等进行考量。

施工人对施工现场有设置明显标志并采取安全措施避免他人受损害的安全保障义务。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第九十一条第一款: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下列情形之一,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并适用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确定其相应的赔偿责任:

(一)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机动车存在缺陷,且该缺陷是交通事故发生原因之一的;

(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无驾驶资格或者未取得相应驾驶资格的;

(三)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驾驶人因饮酒、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者麻醉药品,或者患有妨碍安全驾驶机动车的疾病等依法不能驾驶机动车的;

(四)其它应当认定机动车所有人或者管理人有过错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案件索引】

一审:勐腊县人民法院(2017)云2823民初975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2018)云28民终128号民事判决书

【基本案情】

冯梦良系冯华忠、彭慧芝于1999年7月7日共同生育的儿子。经黄涛邀请,2017年5月28日22时许,冯梦良与张正荣、杨文、魏小大等人一起到黄涛经营的勐仑镇曼俄村旁的纳掌迈山庄喝茶、吃饭、饮酒。2017年5月29日00时许,经黄涛等人劝阻无效,冯梦良执意驾驶云KCQ458号普通二轮摩托沿景仑线由景洪方向往勐仑镇方向行驶去接女友者美华,黄涛遂安排杨文骑二轮摩托尾随冯梦良。2017年5月29日00时50分许,当冯梦良行至景仑线K68+500M(景仑线与小磨高速公路勐仑连接线交叉口)处,其所驾驶的车辆碾压到堆放于道路上的土堆后发生侧翻倒地,造成冯梦良受伤、云KCQ458号二轮摩托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冯梦良受伤后,经黄涛、张正荣、杨文等人送往勐仑镇中心卫生院抢救无效,于2017年5月29日1时20分死亡。经西双版纳明信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冯梦良系闭合性颅脑损伤、窒息等联合作用相互促进并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经查明,事故现场施工路段系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负责施工。

经勐腊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勘查,事故现场路段系勐仑镇至小磨高速公路连接线改扩建施工路段,两线交汇口景仑线一侧路面上堆放有长550cm、宽615cm、高40cm的土堆,现场道路未摆放施工标牌、警示标志,无交通信号,中央无隔离,两侧无防护,夜间无路灯照明。经勐腊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调查认定,冯梦良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醉酒后未按规定戴安全头盔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在未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此次事故系冯梦良一方的过错所导致,冯梦良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

2017年9月19日冯华忠、彭慧芝向勐腊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黄涛、张正荣、杨文按照80%的责任比例连带赔偿冯华忠、彭慧芝因冯梦良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精神抚慰金等经济损失共计500272.8元。

【裁判结果】

勐腊县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第九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七条、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的规定,判决一、冯华忠、彭慧芝因冯梦良死亡产生的死亡赔偿金572220元、丧葬费39452元、误工费1085.4元,共计612757.4元由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赔偿30%,即183827.22元,并支付精神抚慰金5000元,共计188827.22元;二、驳回冯华忠、彭慧芝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不服,提出上诉,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5月16日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

【裁判理由】

勐腊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死者冯梦良在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醉酒后未按规定戴安全头盔的情况下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冯梦良应承担主要民事责任。冯华忠、彭慧芝作为冯梦良的法定监护人,没有尽到监护责任,对冯梦良无证驾驶的行为不加以制止,存在一定的过错,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黄涛虽邀请冯梦良到自己经营的山庄喝茶并为冯梦良等人提供酒食,张正荣、杨文在与冯梦良吃饭的过程中也一同饮酒,但在冯梦良离开时黄涛等人已劝阻冯梦良不要自行驾驶摩托车,在冯梦良坚持驾驶摩托车离开的情况下,黄涛遂安排杨文驾驶摩托车尾随冯梦良,故黄涛、张正荣、杨文等人对冯梦良酒后驾驶机动车的行为已尽到了劝阻义务,冯华忠、彭慧芝要求黄涛、张正荣、杨文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不成立。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涉案现场的施工方,其在进行道路施工时在施工路段堆放土堆,现场道路未摆放施工标牌、警示标志,无交通信号,中央无隔离,两侧无防护,夜间无路灯照明,对道路通行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案件实际情况,确认由冯华忠、彭慧芝及冯梦良承担70%的责任,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承担30%的责任。冯梦良、冯华忠、彭慧芝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可酌情减轻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案例注解】

本案系生命权纠纷,涉及对监护人、酒宴提供者、共同饮酒人的责任界定及物件损害的责任分配。

1.父母对于未成年子女的行为及未成年人对于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损害后果是否应承担责任?根据法律规定,监护人对被监护人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及其他合法权益有保护义务,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判断监护人是否履行了监护职责,应结合监护人在日常生活中对被监护人的教育情况及监护人对于损害后果的产生是否具有过意或者过失予以评判。在适用过错责任原则的前提下,未成年人对于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危害后果是否应承担责任的问题,鉴于现今教育资源丰富及未成年人心智普遍早熟的实际情况,不能仅以是否年满18周岁作为责任承担的考量标准,还应结合未成年人的受教育情况、生活环境等因素予以考虑。就本案来看,冯华忠、彭慧芝作为冯梦良的监护人,明知冯梦良没有驾驶资格,却对冯梦良多次驾驶自家所有的二轮摩托车的违法行为不加以制止,没有尽到监护责任,对事故的发生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事故发生时冯梦良虽然未满十八周岁,但按照冯梦良的年龄和智力水平及生活环境(冯梦良已高中毕业并在外打工),其对酒后无证驾驶机动车可能引起的危害后果有明显的认知能力,却仍然放纵自己的危险行为,冯梦良应为自己不顾惜生命的行为承担责任。因此,冯梦良及其监护人对于损害后果的发生应负主要责任。

2.中国自古以来就被称为礼仪之邦,酒宴作为中国人“好客之道”的表现具有普遍性,但因过量饮酒引发的健康权、生命权纠纷屡见不鲜。酒后驾车发生事故,酒宴提供者及共同饮酒人是否应承担责任?饮酒者对自己的酒量及身体状况应当有一个预估,所以一般情况下过量饮酒产生的损害由饮酒者自己承担责任。但共同饮酒人若存在明知饮酒人不能喝酒仍然劝酒、强迫性劝酒、酒后进行可能引发生命危险的活动而未加以劝阻、饮酒者失去或即将失去意识时未将饮酒者送至安全环境等情形时,共同饮酒人对于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过错,应承担侵权责任。至于酒宴提供者的行为,属于好意施惠,如果酒宴提供者不存在过错,也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则不需要承担责任。本案中黄涛仅是提供酒宴,而张正荣、杨文虽然与冯梦良一同饮酒,但没有证据证实其存在劝酒行为,在冯梦良执意要驾驶摩托车离开时黄涛等人已进行劝阻并安排杨文驾驶摩托车尾随,可见黄涛、张正荣、杨文对冯梦良的死亡不存在过错,同时也尽到了安全保障义务,故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3.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九十一条第一款 “在公共场所或者道路上挖坑、修缮安装地下设施等,没有设置明显标志和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施工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的规定,施工人对施工现场有设置明显标志并采取安全措施避免他人受损害的安全保障义务。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在施工路段堆放土堆,现场道路未摆放施工标牌、警示标志,无交通信号,中央无隔离,两侧无防护,夜间无路灯照明,对道路通行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冯梦良驾驶二轮摩托车行驶至该路段时碾压到土堆后侧翻倒地并死亡。因此云南阳光道桥股份有限公司对损害后果的发生具有过错,应承担相应责任。   

                 

【二审合议庭成员】刘树华、陈芳、李鸿伟

【一审独任审判员】依旺贺

【编写人】勐腊县人民法院  罗丛丽

联系电话:0691-8122005